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央行

證券融資工具:媒體對近期銀行“控利潤”的報道 透露了什么?

時間:2020-07-20 14:19:37 來源:cj2p.com

   本年經濟壓力大,但銀行一季度盈余安穩,引起了言論重視。為此,官方、媒體開始釋放出操控銀行贏利增速的聲響。

  7月11日,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答記者問,有記者問(盡管咱們都沒見到記者。以前我也這樣說過央行,后來央行就把記者相片放出來了,可是這次他們都戴著口罩):

  本年一季度,中國GDP同比增速為-6.8%,但銀行贏利完成6%的正增加。請問銀保監會怎么看待這種狀況,又將有怎樣的方針考慮?

  發言人先解釋道:“在實體經濟增速大幅下降之際,銀行業贏利堅持必定增加,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仍是因為現行財務管帳和統計準則形成的時滯影響”。這個內容的詳細分析可參看咱們上一篇漫筆(請點擊這兒)。

  接著,發言人指出,銀保監會將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議計劃部署,督促銀行堅持贏利合理增加,做實贏利、用好贏利。

  詳細要求包含三點:

  一要更大力度讓利實體經濟。想方設法下降企業,尤其是普惠型小微企業歸納融本錢錢,推進金融系統全年讓利實體經濟1.5萬億元。

  (1.5萬億元不全來自銀行,其詳細構成,央行在7月1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現已介紹過。銀行能做的,主要是下降新增借款的利率,存量借款按合同約好的方法重定價,不必定能降許多。而新增借款占悉數借款份額有限,何況銀行負債本錢也在降,因而這個讓利對本年收入影響也有限。)

  二要及時添補撥備缺口,全面覆蓋危險丟失。撥備不合格的銀行要制定計劃,盡早合格。在當時特殊形勢下,各銀行要根據客戶真實危險水平,按照預期信譽丟失法評估潛在危險,并據此計提撥備。

  (這一點講的是“做實贏利”。即要把撥備提足,充分反映現有危險。后面展開介紹)

  三要實在補充本錢。恰當下降分紅,不增加獎金,把有限的贏利更多用于本錢補充,提高危險抵御才能。

  (這一點講的是“用好贏利”。即本錢不足的銀行,贏利要用于補充本錢,少分紅,不增獎金。其實,“少分紅、多留存”是長時間實施的針對運營不善的小銀行的監管方針,不是這次的新提法。前不久有一家祖國西域的小銀行——詳細姓名不說了,已被媒體報導了,記者們竟然能重視到5000公里以外的事情,而我平時重視包郵區銀行為主——布告稱,收到當地銀保監局電話告訴,讓他們少提分紅,因而他們減少分紅份額。咱們分析師天天看布告,但這種寫明晰“收到了電話告訴”的布告著實罕見,可能是想向股東辯解說這不是他們自己想出來的主見)

  但第三點對大部分本錢較為足夠的銀行來說不是問題,他們應該不會接到類似上面這家小銀行一樣的監管電話。

  這兒比較不確定的是第二點,到底要提多少撥備?銀保監會沒有進一步發表,但有些媒體報導了一些狀況。把這些媒體泄漏的零碎信息湊集起來看,狀況好像變得有點意思了。

  7月14日,《證券時報》報導:“7月初以來,銀監部門對部分銀行進行窗口輔導,建議恰當操控上半年贏利增速。”

 

【漫筆】媒體對近期銀行“控贏利”的報導,泄漏了什么?

  報導中表示,多家銀行高管稱收到了該窗口輔導,但未泄漏詳細要求。比方有一位稱“沒有文件送達,而是以口頭告訴形式提出,粗心是上半年贏利不要太多反映,增幅盡量不超越兩位數,應該多計提撥備,把家底夯實,不良應核盡核。”

  7月16日,又有《上海證券報》報導此事,不同的是,此次報導中記者稱這是有文件下發的(不僅僅是口頭的),是某當地監管部門下發至當地法人銀行。這可能是各地做法紛歧。各地監管部門在詳細方針執行上有差異,是銀行業長時間以來的一個常見現象。

 

【漫筆】媒體對近期銀行“控贏利”的報導,泄漏了什么?

  從文件來看,監管主要重視上市和發行二級本錢債、同業存單等市場重視度高、信息發表要求高的組織,要求這些銀行“堅持審慎反映贏利,贏利增加不得與當時經濟下行態勢脫節”。這些公開發行股票、債券的銀行要詳細發表財報,簡單被市場、言論重視,因而是“控贏利”的重點對象。這一點簡直表明晰“控贏利”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敷衍言論重視。

  該文件除表達了相同的導向要求外,還對撥備計提有詳細要求。比方,(1)每季度提取財物減值丟失金額占減值丟失前贏利的份額原則上須高于上年同期;(2)對存在撥備缺口的組織,完成的贏利應悉數用于補償缺口,缺口補償完之前不得有凈贏利。

  關于A股上市銀行來說,大部分不存在撥備缺口,因而第(2)點問題不大。

  但主要是第(1)點。按此要求,銀行的凈贏利增速就不行能超越撥備前贏利增速了。換言之,想通過比上年少提撥備來反哺贏利增速的做法,不行行了。咱們要拼撥備前贏利增速,拼的是創收才能、操控費用的才能。

  輔導文件顯示,不良處置和核銷規劃要較上年有大幅增加;督促組織將可用財務資源悉數用于核銷處置。因監管下調借款丟失準備要求所形成的超量撥備,只能用于核銷,不得用于增加贏利、形成分紅或發放獎金。

  一起又要求,不能一起存在“高贏利”“高撥備”“高不良”這三種狀況。這時就有意思了。做過銀行股模型的同學應該很熟練,這“三高”之間是有量化聯系的:

  不允許“高贏利”,就要多提撥備;

  而多提撥備,就會導致“高撥備”,即高撥備覆蓋率;

  然后為了不要高撥備,就得多表現不良,盡可能充分地把有危險的借款都計入不良,把撥備覆蓋率做低,但這會導致“高不良”;

  但又不能高不良,那么就得多核銷、處置;

  但核銷、處置又會抬高撥備覆蓋率,為了不呈現高撥備,就得繼續暴露不良……

  也就是說,本年,銀行必然會暴露許多許多不良,然后計提許多撥備(以上這兩步先把撥備覆蓋率做低),然后再核銷、處置許多不良(這一步再讓撥備覆蓋率回升到一個合理水平,不允許過高水平),讓終究的不良率不會顯著提高,撥備覆蓋率也不會過高(咱們可聯想一下曩昔某新聞,為何撥備覆蓋率也不能過高),一起當期撥備又操控住贏利增加。

  而這么一操作,銀行肚子里的未暴露不良估計能逼出來一大部分。而有些本來肚子里就現已比較干凈的銀行,可能會面臨“怎么找到更多不良”的千古難題,這一問題就像在自己簡歷中寫自己的缺陷一樣困難。

  總之,整個操作過程并不影響銀行的運營本質,純粹是管帳操作,但卻把不良徹底暴露了。銀行未來的財物負債表會健康許多,這對整個行業來說,肯定是好事。

  最終提醒一下,因為該文件是當地監管發的,現在咱們不能確認是不是全國都是這個要求,也可能全國僅僅導向性要求,而該當地自己制定了詳細量化要求。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財經頭條 閩ICP備11013817號-1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字